祷告会祷告事项
prayer points chn
主日崇拜秩序单
SundayWorshipBulletins chn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楊官蓮(三一堂)

回憶起小時候居住在一個小鎮裡,那裡的居民全都是信奉道教和佛教的。家家戶戶的客廳裡不難看見一個或大或小的神台並把許多的神明如觀音,關公,財神爺,土地公,神祖牌還有戶外的天神等等安放在那裡讓家人供奉。我們家不但沒有例外還加上了茅山和印度神。可想而知家裏的邪靈氣氛是非常濃厚的。每逢初一十五或過年過節鎮裡的人們都紛紛的預備水果,糕點甚至燒雞燒肉的祭品往附近的廟裡膜拜,氣氛甚是熱鬧。我當時也跟著家人們拜拜但不知何故漸漸的心中對這些膜拜的神明產生了懷疑到底我們所拜的是真神嗎?每當夜闌人靜時若是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總覺得好像有許多的眼睛在瞪視著我使我心中有一股說不出的不安和害怕感。 這逼使我不敢逗留片刻便連忙的飛快腳步跑上樓去並帶著恐懼不安的心靈進入睡眠。也因此常常會做惡夢。我也非常的懊惱因我不懂向誰述說,到底在那裡才能找到真正的平安呢?我想或許是因為這樣吧,小小心靈的我就常常走在馬路上時,很自然的望向天默默的祈禱:“天啊,祢是創造主嗎?祢能給我平安嗎?祢如果是真神我要認識祢。。。” 奇妙的事情就發生在我上中學的時期。當時學校裏來了一位唯一的基督徒老師。她為人非常的和藹可親並充滿愛心。總感覺她的談吐舉止跟其他的老師們很不一樣。當她在學校裡開辦基督教學生團契時,我被邀請參加了第一次的聚會。我忘了當天的分享信息但却被一首又一首的詩歌所吸引,至今仍然記得這些詩歌如野地的花,浮雲,一件禮物等等。如此美麗的詩歌和旋律使我心中感到無比的平安和喜樂!會後,老師也贈送了我一本新約的小聖經和一張福音單張。當時我還未完全明白得救的福音但因主耶穌捨己的大愛深深的感動了我。祂為了世人的罪甘心的為我們世人被釘在十字架上,捨身流血,成為代罪的羔羊使我免去因罪該受的刑罰和審判。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那一個教主是為了罪人而代死的呢? 那天夜裡我毫不猶豫的做了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決定。我跪在床前很認真的按照福音單張裡的步驟一一的承認自己的罪過並誠心的接受主耶穌進入我的生命裡成為我生命的主宰。從此以後開始了我跟隨主的信仰旅程。因為老師的愛心和耐心常常帶領我讀經禱告,因此我的屬靈生命在她的培育之下漸漸地長大。過去心裏的不安和恐懼感不知何時已消失無影無蹤了!感謝讚美主!我深深的相信神的話語,因在我裡面的比在我外面的更大。我不但不再害怕也變得比以前更喜樂了!因為認識真理使我獲得真正的自由!

過去雖然因為信仰的緣故,曾經遭受到家人的反對和逼迫,但我不因此而放棄信仰因我深信我所相信的是誰,便輕看了所受的羞辱和逼迫。雖然有時會灰心喪膽,為何為家人信主禱告多年了仍未看見任何的改變。憑著抓住神的應許,一人信主全家得救,便依然的信靠主並堅持到底。經過了漫長的三十年後終於看見了家人信主了!神的確垂聽禱告,就在2012年短短的一兩個月內,先是姐姐一人信主後陸續是姪女全家信主然後是年邁的母親也信主了!。 這一切都出於神的憐憫和祂的恩惠。願一切頌讚都歸於愛我們的主!我仍要繼續為還未信主的家人們禱告。期盼有一天他們也能與我們一樣得到救恩之樂並因為信靠主得著這一生最美的祝福。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杨秀梅(三一堂)

我的性格文静。独来独往是我的特征。透过两个儿子在Tadika Rhema 幼稚园毕业前有一位弟兄的邀请去做崇拜(加略山教会)。大约两三个月后,就转去蒙福教会(2006-2016)。

2016年3月份来到三一堂。还没来三一堂前,本身私下有联系陈朝强牧师。后来才得知陈牧师多数时间都在国外宣教。恰好有一天被我盯上,捉紧时间,那一分一秒都没延误,神有祂的时间和美德,(当时陈牧师恰好在机场,班机未起飞,我与他通了电话,也请教关于孩子的问题,因儿子性格太文静,比较喜欢三一堂,2015年我有送他来少团参与团契活动几次,主日还在蒙福教会。)

陈牧师强调一句话鼓励孩子跟父母参加同一教会。那时的我很挣扎,又不能马上从蒙福转来三一堂。原因是丈夫事奉的缘故(副组长)我私下跟丈夫提起这件事。

就在2016年1月2日联络正组长。我们知道快要分小组,告知组长这次不要推荐(写报告完好),不用呈交。组长当时舍不得我们离开。

1997年,成立自己的公司。1998年,经济危机,陷入困难。但很感恩,遇上这群的代理批发商的宽容和厚爱。那些年,我们都未信主。我本身的人生方向感觉就是漂洋在海上像似一艘小船。

我信主后的改变:不断祈求上帝塑造我的生命,塑造我受教,顺服谦卑的生命。求靠圣灵的能力彰显在我身上,成为众人的祝福,做个施比受更有福的儿女。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张美芳(三一堂)

我生长在非基督徒家庭里。第一次接触到基督耶稣是在我二十岁那年。那时,有一位同学带我去了教会,从那以后,每当遇到节日,我就会偷偷地去教会。我尤其喜欢圣诞节。因为我很喜欢教会里的圣诞歌,它给我很平安的感觉。

出社会后,父母很反对我去教会,所以我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教会。为了要去教会,我也说了很多善意的谎言。有一年的圣诞节,我在家中独自向神祷告,我向上帝要求,让我能够认识一位住在教会附近的的男孩(因为当时没有能接送我去教会的交通)。就在我二十一岁那年,上帝让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他就住在三一堂同排的排屋!上帝没有把我遗忘,并且倾听了我的祷告!

结婚后的一个月之内,我就真正的接受主耶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因为我深知祂爱我,为了我被钉在十字架上,流了宝血,洗去了我的罪。但是后来,我回想起当初,我忘了跟上帝说,要预备一个有基督化家庭背景的男孩给我,免得我嫁进了一个非基督化的家庭里。婚后,一个家庭里有两个信仰,这让我婚后在与主亲近的道路上遇到了许多难题。例如,吃饭时,不能自由的作谢饭祷告。还有,我的姑姑虽然嫁给了一位基督徒,可是他们却还可以拿香,拜偶像,但我却完全坚持我的立场,我绝不拿香,拜偶像!即使是做样子也不行!另外,家里每逢过节时,都会用食物来祭拜偶像,这让我在吃三餐时都遇到了极大的难题,因为我无法分辨那些食物时被祭拜过的,哪些又是没有的。

婚后的三年,我就怀上了第一胎。在这怀孕期间,我过得很不容易。在怀胎的第四个月的一个夜晚,我遇到了属灵的战争。靠着神的大能拯救,我成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者。我怀第二胎时也是如此。

在老二接近两岁时,我的丈夫才接受主耶稣(结婚7年之后)。从此之后,我们的这个小家庭就开始有了家庭祭坛。我们每个星期都会带着两个孩子进行家庭祭坛,但是这是,孩子们又受到属灵战争的“攻击”(因为家里有很多偶像)。那些日子真的很不容易,我时常叫牧师为我的两个孩子祷告.

人生的旅途就像爬高山,走低谷一样,是神带领我越过了重重的困难,飞过了一切的风暴。神曾应许说“在这事上虽有困难,在祂里面必有平安”。接下来,上帝拣选我成为一名主日学老师,透过主日学对老师的装备与培训,我更深入了解和认识了圣经。这让我能够在家里用这些所学习到的圣经知识来教育我的孩子。

现在,再一幕幕地回想,神的恩典让我领悟了“拥有再多的财富都不算什么,只有神丰盛地恩典能使我的生命得到祝福”的道理。我这一生最美的祝福便是我和我的家庭被神拣选成为祂的儿女!谢谢。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王振城(三一堂)

我来自基督化的家庭。 印象中,我的哥哥姐姐们都很积极地参与教会的活动,所以我自然而然就被我的姐姐带去上主日学。主日学有许多的活动都非常吸引我如唱诗,做手工,听故事和玩游戏。 在主日学时期,就有机会听很多的圣经故事和圣经人物,当然也认识了耶稣。 但这些只限于知识上的认识,也不明白其中的意义。 记得在主日学时,也很努力背经节,那只是为了能在考试中拿到好成绩,到年终时,可以拿到很多礼物。

六年级毕业后,也顺其自然地升团到少团。 那时也参加了学校里的学生团契。 就在一次聚会中,有外来的讲员(牧师)分享生命如何重生得救,也就是透过相信耶稣,认罪悔改得着新生命并接受祂做我个人的救主。 牧师的信息深深感动了我,我相信这是圣灵的工作,使我明白重生得救的真义。就在当天,牧师就带领我做决志祷告,一生一次的决志跟随主。 那时,我深深体会到我是属于神的,祂是我天上的阿爸父,心里充满了喜乐和平安。我也立志一生信靠主,顺服主,跟随主!

之后,我就更加积极地参与团契事奉,传福音。 教会生活也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也立下心志,无论何处去,我都要事奉祂。从中学,大学到毕业,进入职场,我都在教会中服事祂。 感谢神,这一路的带领,总不撇下我。记得有一次,在功课上遇到瓶颈,用了一天的时间都不能构思解决方案,心里非常着急。我就向神祷告,求神赐聪明智慧。当晚,刚好大学有学生团契聚会,因功课还没做好,所以决定不出席。 还在为我的功课绞尽脑汁时,有声音催我放下手中的功课,去参与团契聚会。 因看到功课还是没有解决方案,所以我就参加聚会了。记得,当聚会结束后,回到房间,再拿起功课看,我的灵感就来了,我就很顺利地完成了功课。感谢赞美主。馬太福音 6:33: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一切都必加給你們。

徒11:23。。立定心志,恒久靠主。 求神保守我的心,让我一生被主所用,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门徒。阿门!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王枫尧(三一堂)

记得小时候,我婆婆因中风,导致半身不遂。他只能长期卧床,无法言语。母亲告诉我婆婆病前偶尔有去参于教会崇拜。她在我三四岁时曾带我去教会小洗。中风后,我看着父母亲每天辛劳照顾婆婆,心中感到郁闷。我自问婆婆的余生难道就是如此吗?那时,我也曾想到如果有一天,婆婆过世后将会有什么结局?死后到底还有生命吗?我对人生充满迷惘,没有安全感。最后,婆婆在床上躺了十七年后,就过世了。

小时,我的家中挂着一幅图像,写着“耶稣是我家之主”。那时,我对主十分陌生。我曾问父亲那个图像是谁?父亲淡淡回答我说那图是朋友送的。当时我们一家都还未信主,生活都是环绕着琐事,人生毫无目标。

在我中学时期的某一天,有一位信主的弟兄来探访我家。他与我分享了福音。我才认识到主耶稣。原来祂为我们人类的罪定在十字架上,人生才有了救恩。死后才能进入天堂,与主相会。这时,我才找到了生命的答案。我就向主作了决志祷告, 愿意承认自己的罪并接受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不久之后,我参加了堂会的团契,也参与事奉。信主后,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与信心。我相信主必拯救我到底。我的心也渐渐开朗,自信,有安全感。感谢主在我失落的时候,安排了祂的使者与我分享福音,让我有机会接受祂成为祂的儿女。圣经记载着:“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上帝叫他从私立复活,就必得救。(罗十:9)”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汪思憑(三一堂)

我不是来自基督化家庭。那时候我不知道谁是耶稣,我也不相信主耶稣的存在。那时候我生活的方式就是逃避困难还有欺骗,日常生活也没有方向。除此之外,我的脾气更是很暴躁,每次为了一点小事就跟太太吵架。第一次我太太叫我去教堂时,我觉得很不舒服,我跟他说以后不要叫我再来教堂了。我继续我的佛教徒生活。一天又一天过着马马虎虎的生活。

有一天,我的小女儿生病了。我们带她去私人医院看医生。在半夜,所吃的藥都吐出來,我们心中非常着急。突然,我太太就抱着女儿打開窗口祷告。过了一阵子,我太太叫我去保姆家拿藥(另外一个医生的)。很神奇又不可思议,当小女儿喝了藥,过了半个小时,小女儿就乖乖地睡了。在那个时刻,我就相信真的有耶稣在我们身边。有一天,成团的弟兄姐妹们和顾问来到我家探访。在那个时刻,我很用心地招待了他们。从那一天起,我就慢慢地接受了耶稣, 而且我跟我太太去教堂,在教堂里唱诗歌时候,圣灵感动了我的心。每首诗歌让我回忆起我从前做过的事。我的眼泪在那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流出来了,是圣灵感动了我的心。之后,我和女儿一起受洗。在基督里一切都更新了,新的眼界,新的異象。我接受了耶稣,耶稣是我的救主。因为我相信在这世上有一位耶稣来拯救我们。无论我们在那里耶稣就与我们同在。我相信耶稣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我深信耶稣的恩典是够我们用的。

我信了耶稣之后,祂改变了我的生命。如今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美好,喜乐,平安。我的思想也已经改变。我相信主为我安排更美好的生活,我相信我的家庭是主赐给我的。信了主以后,我们就上了婚姻课程。这个课程当中改变了我和我的太太的生活方式。 我们互相了解,感恩彼此的付出,再加上我太太的鼓励,我们一家人都上了门徒课程。最后,我很感谢上帝赐给我两位女儿,我的太太,我的家庭。从今以后我们一家人跟随耶稣永不分离。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林怡晖(三一堂)

从小我就是一位很内向,有点孤癖,不懂得主动与人接触的人。8岁的时候大妹才出世。可想而知,我的童年就像独生女一般,没有弟妹跟我一起玩。接着,二妹,三妹陆续出世,而我身为大姐的,就负责照顾妹妹们,也需要帮忙妈妈做家务等等。小弟是在我18岁那年才出世。不是小康之家,但也不属于赤贫,家里多数靠妈妈打一份工过活,不爸爸就是靠打零工,收入不稳定。记忆中没有看过父亲正式做一份工作,有时就靠榴梿季节卖榴梿或者卖些水果生存。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长大。

完成中学后,成绩中等,但是不理想,就决定出来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因为不爱说话,个性比较静,就特别喜欢阅读报章,小说等等,可能这样可以使我暂时逃离现实。在我成长过程中,我不知道基督教信仰是什么,没有接触基督徒,也不认识耶稣,但我透过报章而知道Mother Teresa,这位我还未信主时所认识所敬佩的天主教徒,她是那么无私,甘心乐意来照顾连家人都遗弃的病人。当时也不知道原来基督教也有分宗派,反之,报章也有很多关于佛教的报导。回过头看,若不是上帝恩待我,因着信心来接受救恩,我可能到现在也像其他人一样,依然活在罪中,依然信假神。在2000年,因工作环境转换,在新加坡工作做三个月期间,我一时大意把身份证丢失,心里着急万分,当时急到自已心里说若是袮让我找到身份证,我就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一位真神。不记得过了多久,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当我打电话回家(因在外地,我都会偶而致电回家报平安),我妈妈就跟我说我的旧同事打电话来,她看到我的IC 在附近的银行柜台前(遗失处),叫我爸爸去认领。我心里充满了疑问和惊讶,因为我离开那间旧公司已有几个月的时间,也没有去那间银行,自认还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这么不见了IC 却没有发现。。。很多很多的疑问却没有答案。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打从心里相信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位真神的存在。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经历神,可是,人是善忘的,这件事后,我继续过着我平淡的生活,工作也是跌跌撞撞,五年在新加波的日子里,也没存到钱,虽然有不错的生活体验,但也花在玩乐,没存到钱。身心灵觉得疲惫,就决定回古晋。

2009年我母亲因为胆生石而发现心脏血管阻塞,X-ray进一步的发现左肺下方有肿瘤。母亲是位坚强的人,不在人前表露出不安,二叔和二叔母就有给予一些意见。二叔母更是带母亲去参加特会,母亲后来有分享说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所以她决定把自已的生命交托给耶稣,那一年她做了一个大手术(同时间做两个手术-心脏绕道和切除肺部肿瘤)。从早上11点推进手术室,到晚上7点多才出来。手术很成功,但是手术过后的康复时,差一点因细菌感染而失去生命。而她在医院加护病房时,她执意要求受洗。三一堂的姐妹就安排牧师来为她洗礼。在生死关头,母亲选择上帝为她的救主,凭着信心得医治。那段难熬的日子,诚心感谢弟兄姐妹的代祷和关心扶持我们。那时,对于基督信仰,还是不很清楚。但是,我看到上帝医治的大能,临到我母亲身上。母亲痊癒后,每个主日,都风雨不改去教堂崇拜。积极参于教会的查经班和团契。而我还是继续过着我那没有神的生活。到小妹要洗礼,需要上课,就心想不如我也去上课,去听听看,了解什么是基督教。就这样,同一年我就受洗了。虽然,主日崇拜都有出席,也有听道,但是生命还是没有改变,属於那种不冷也不热的基督徒。

我的生命被主唤醒是在2015年,圣灵的感动而叁加了教会的一些课程,我才真正的确认了自已的信仰。那一年我在一个小组聚会叁加在‘基督里得自由’而得到真正的自由。当她们为我祷告时,不懂为什么我痛哭流泪,深知自已的罪恶,诚心的认罪悔改在神面前后,心中就有平安。我的生命也慢慢回转到主面前,也开始不断经历神的同在。神就像是拿了我的生命的钥匙,开启了属灵的门。祂启动我的灵,每个主日,都带着一颗渴慕的心来敬拜。因圣灵的工作,以前的冷漠,变成热心。以前的被动,现在开始主动。放下骄傲,谦卑下来,看事情也没有像之前那么固执偏见。心也跟着柔软,神赐下一颗新心,一颗怜悯的心,使我敏锐的留意四周围的需要。也主动去关怀病痛软弱的同事,朋友们。知道我的生命不再是我自已,而是属於主,慢慢的也顺服主的带领。主带领我,在对的时间,给我很多机会来装备自已,借着课程加强我不足之处,使的我灵命得以健康成长。

我深深知道我这不配的罪人能够成为神的儿女,若不是因神的恩典,我是不可能站在圣殿里来敬拜祂。我时刻紧记这一点,也祷告祈求主保守我每一天都带着谦卑,儆醒的心来生活,因为知道自已的言行举止都影响别人看耶稣。因知道自已软弱,信心不足,每一次我都祷告求主我赐我能力胜过试探,软弱,靠着主的恩典成为蒙祂所喜悦的儿女。我学习带着一颗爱神爱人的心来服事,愿我的生命能够荣耀主的圣名。阿们。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田峻嵻(三一堂)

从小,我生长在一个充满中华文化色彩的传统家庭里,我父亲出生于大陆,很小就跟从我祖父和祖母来到马来西亚,砂拉越-古晋这个地方。 因受我祖父母的影响, 从小我就跟随他们学習很多关于中华文化传统的风俗和礼仪,加上我们家族世代传承了中华武术,算命和风水学术,我也跟随祖父和父亲学習传 统武术。十二岁时就跟着我父亲随一位气功大师学習道家气功。少年时期,就跟随我大伯学算命和风水。这一切都綑綁著我的心,一直到我認識主,成為基督徒后才得于釋放出來。

我成为基督徒也是一個很奇妙的过程。 這要从认识我太太开始说起, 我认识我太太是通过她大姨和我妈妈的关系,介绍和推荐之下认识而成的,也是上帝的安排领她到我面前,让我改变一切,认识主,走入基督这个大家庭。

當時她在新加坡工作,偶爾在近新年期间回到古晉。 当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彼此互相都有好感。 記得当时事隔兩天,我就帶着我的家人飛往巴里島去度假了。 在旅程中我遺失了我的电话,造成两人失去联络, 还好回来古晋后,还能连续上。

记得我第一次踏入教堂的感觉, 三一堂这一间让我终身难忘的主日崇拜的第一次,不是因为教会弟兄姐妹的热情,也不是诗歌唱的很好听与牧师讲的道我听的懂, 而是我那一颗很难平靜的心, 竟然能平静下来了, 还充满着喜乐。这是我寻找了很多年都无法找到的感觉,也让我爱上了三一堂,爱上了耶稣基督,爱上了这给于我平安喜乐的上帝。

那些年因为工作上压力和家规传承于我算命和风水学等等缘故,让我心感觉到很烦躁和不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捆绑着我, 让我的心很难平静下来。 我试过很多方法来平静我这颗不安的心,学静坐,学太极拳, 跑步等等都无法平定的靜下心来。 唯有在第一次到主面前时候才被释放出来, 找回了平安平静的感觉。 这是何等美好的!

我的朋友,同事,很多人包括我的太太在內都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我成为基督徒是不是因为想要和我太太这基督徒结婚才信主的??? 我敢大声说: 非也! 非也! 我心里很明白。在此为主做见证,是衪通过我太太,把我带到上帝的面前,认识衪,相信耶穌基督为救主,有了新生命,救了我这灵魂。

成为基督徒并不代表一切都一帆风顺, 记得第二年开始就面对工作上的不稳定,公司在裁员。在家庭上,因我和我太太来自不同的家庭文化背景,我父母和兄弟姐妹都不是基督徒,加上我岳父大人当时得了癌症,我时常须要出外地公干, 导致夫妻两磨擦不断。 但不管面对任何的问题,还好有圣经中上帝的话语, 门徒课裎中的教導, 每一句"金玉良言"都带领着我走出这一切所面对的重重困难。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一种对主信心的试炼, 每个经历都让我更加信靠衪,正所谓"玉不琢,不成器" 的道理。唯有在不断磨炼当中才能把我的心高气傲,坏脾气,恼怒的心磨成忍耐,良善,仁爱,喜乐的心。

感谢主这一路来的带领和供应。在近两年来工作上逐渐稳定,夫妻感情渐渐巩固,衣食充足。正如:

"【太6:33】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太6:34】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许月荣(三一堂)

我出生在一个非基督徒的家庭。 一家人都是无神论的。 若家人遇到一些大事, 我的妈妈就会带我们去找神明来解决问题。我的父母是不相信基督教的,因为他们常看和听到一些基督徒在参加主日崇拜后,一踏出教堂就开始在哪里讲不好听的话。 所以他们觉得信基督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在我20岁的时候,我人生第一次一个人离家来到古晋UNIMAS 大学升学。在大学的第一二个星期, 我感觉非常的孤单和寂寞。 晚上会一个人偷偷的在被窝里哭。那时就很冲动要放弃学业回家。可是,想到父母亲一脸失望的样子, 我又放弃了退学的念头。

就当我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有几位基督徒的学姐主动来关心我。约我一起去用餐,陪我聊天。这些举动让我对我家人的思念慢慢的减少了。与学姐们认识的时间长了,她们开始向我谈起她们的信仰及向我传扬福音(四个属灵的定律),也带我认识几位学园传道会的同工。

当她们问我要不要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时,我就与她们分享我父母亲对基督徒的看法。同工们以坚定的口气告诉我说,“信主是个人与神之间的亲密关系。某些基督徒给非信徒表现了不好的见证,没有为主在世上做美好的见证。如果一个爱主的人,他会为基督作世上的光和盐”。当下我的困扰被解答了。

在大学的第二年,我就决志祷告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从那时候开始,我的生命开始有了很大的改变,我认识了很多基督徒,我们常在一起查考圣经,我变得比较开朗了,生命开始有了依靠和我对人生有了目标。在三一堂,池金代牧师的带领下,我终于在1998年12月20日受洗,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我和学姐们一起参加大学里的团契,在小组里查考圣经及参加三一堂的主日崇拜。我对我的信仰更加坚固。我也开始参与一些课程如四个属灵的定律,八福等等。

大学毕业后,我继续参与三一堂的主日崇拜,同时也参加了初成团契。我非常感谢大学里的学姐们把这么好的福音传给我。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郑丽冰(三一堂)

回想起童年、少年时期的我,沉默寡言,自卑心理是我的个性。心中总是充满着埋怨,苦毒及消极,对人生失去方向!虽然是生长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里,可是却没有信仰的基础,偶尔有节日时才去教会,是个有名无实的基督徒。

在我十八岁那年,高中刚考试完,我参加了一个布道会,当晚我听了讲员的信息,深受圣灵感动,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并愿意决心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与生命的主。主的灵在我生命中作出了奇妙的改变,之后我也勇敢的跟家人和好并与他们重建美好的关系!我也开始参加聚会与教会的服事,谦卑学习个人的成长,也努力与他人恢复人际关系,更恳求主断开我心中一切的锁链,放下任何的捆绑,存心仰望主,讨主的喜悦。

学院毕业后,神带领我很快就找到工作,但必须离乡背井从诗巫来到古晋!虽然离开家乡,神依然眷顾保守我,安排了一位同事来带领我回到教会的生活,参加崇拜,团契与服侍。认识主乃是我生命的至宝,有时在生活与工作上会遇到重重的困难或挫折,但我知道我的一生是在祂手中,神的引领是最美好的!在团契里神为我预备了一个主里的弟兄与我结婚建立一个基督化家庭,让我一生有主的恩惠慈爱随着我。

神是全能全知,在祂没有难成的事,祂必赐予我力量与盼望去继续这个信心的生命历程,让我时刻仰望祂,信靠祂,见证祂,就必能看见祂的奇妙作为。将一切颂赞荣耀归给神。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郑志祥(三一堂)

2004年是我人生的转捩点,是我接受耶稣基督为我救主的一年。开启了我新的人生的一年。

我是一个非常固执,不容易接受别人意见的人,要我听而接受耶稣除非对方有更大的依据来说服我。那时我有一位非常好的客户朋友,他一直不停的传福音给我。当时的我是完全都不理会,更甚的是反而常常用那十字架来取笑他。记忆中是我对他说:“你的十字架拿来吊衣服非常好”。那时的我是多么的无知!殊不知我就是因着这个很好的“衣架”改变了我。

2004年的年头,我的一个员工失踪了7天之后;在某条河上被发现。他失踪之前还向我的书记借摩托车出去,结果一去不回。更甚的是,之前他还私自把我的客户的车偷驾出去也损坏了车身。搞得我不停的对我的客户道歉。因为这个原因我当时要求他写下赔偿书,所有的修理费将会从他的薪水慢慢扣除。

因着我的员工死亡,这封信也被警方列入调查的范围。那时我面对着自己的良心责问,不停的问自己是我做错了吗?警方也一直传召查问,一直不停的被警方指控是因着这个原因而造成这个员工的死亡。那时压力真的是非常大,让我好多个晚上都失眠。最后,我被要求在停尸间的外头等候尸体解剖的结果。面对最终的控告。

在停尸间等候的时候我对我员工的家人解释,但是他们不接受也不相信。更是开口闭口我是“华人”是欺压他们(友族)。当时在哪里也只有我一个是‘华人’面对他们的漫骂和愤怒。我很彷徨无助;无处伸冤。就在那一刹间,我想到了我的朋友介绍给我的“耶稣”——我所谓的衣架。

我站在角落,我望着天。我不知道也不懂祷告是什么,要怎样祷告?怎样说呢?我记得当时我是这样说的:“如果你可以把我从这个环境中解救出来,还我清白。那从今天开始我就信你,跟随你!

就在我说完这段话之后,医生和警员出来了。结果就是我的员工因“吸毒”而坠河才导致死亡。所以我是无罪的。当警员告诉他的家人之后,立刻我就看到他的家人像变脸杂技一样态度就不一样了。

一个个都走上前来跟我握手问安,之前把我骂得最凶的是我员工的舅舅。还对我说他的侄儿之前就有吸毒的前科所以不是第一次了。他之前连提都没提过!

因为这件事失眠不说,我还拉着我的太太让她跟我一起去烧“银钱”和拜拜。我觉得我太太当时也被我弄得莫名其妙。

事情结束后的隔一天我就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让他带我到他的教会去。因为我跟我太太说让她陪我去教会,她都以为她听错了。但是感谢主的救恩最终临到一个顽固不信祂的人身上。就这样同年的10月10日我和太太一起洗礼了。

从我的第一个祷告开始之后,我就决定跟着耶稣,相信祂。我太太也跟我说“没有人可以改变你,包括你的老婆,但是耶稣可以改变你”,的確唯有神能。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雷贤钦(三一堂)

我的名字叫雷贤钦,来自拉让江下游的民丹莪。我们一家有十口,俩位父母和八位兄弟姐妹。我有一位姐姐和俩位弟弟。自小我爸是出外工作的,我妈就留在家看顾我们及做些活农如割胶,养猪,种胡椒等来补贴家用。

当我渐渐长大时,我得知我小时候很多病,所以我妈听取了外婆的意见把我给大伯公做义子。就这样我变成了拜偶像的一份子。我得每天烧香,初一十五烧冥纸点蜡烛,过年过节要祭拜。记得在小学时,所有的大型节目都在礼拜堂举行。每当我出席后都感到头疼,后来母亲告知大伯公有交待说我不可进教堂的。这事以后,我对出入教堂更加小心。虽然在小学期间有同学邀请我参加主日学和主日崇拜,但我因害怕而都拒绝了。当我上了中学,我的几个要好的朋友都是拜拜的。所以我们都常常一起出席庙宇的活动。这使我在信主前有更多机会参与拜偶像。这就让我好像更虔诚及遵守他们的规条且不敢犯错唯恐被罚以至默守成规。

当我读完了中学,我有机会去外地读高中。由于住在外地,我以不干扰外人和不方便为由而不必列行供奉我的偶像。更高兴的是妈告诉我说十八岁后我就可以对自己的信仰作决定。这之后我突然有点茫然因为我好像习惯于之前的拜拜。就在这时我被派到外地寄宿学校升学,刚好和我一起去的当中几乎都是基督徒,所以多多少少都对我的信仰有所影响。从此我就有好多机会接触到福音,但都因求学忙而拒绝了。我就这样维持现状一直到我大学毕业。

在大学时期,是我接触基督教和有关耶稣的最多。起初我认为耶稣和许多历史人物都差不多。圣经只不过是一本有关耶稣的事迹。当我认真的看待基督教和其他宗教时,我发觉这当中有很大的差别。那时令我转向基督教应该是圣经的预言和耶稣的宣告。所以我大学考试完后的礼拜天就跟朋友一起去教堂。这次后我就常常有去教会直到我接受耶稣做我个人的救主。

我接受主后就尽量跟随基督教的教导。一直以来都学习读经,祷告,守主日和事奉。回想未信主前的确有很大的差别,如说谎话,骗人,不诚实,坏脾气等等。但现在已有很大的转变都因有耶稣基督的生命在我里面。阿门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魏珍玲姐妹(三一堂)

我是在基督化家庭长大的。儿时的我很喜欢去主日学,那是因为可以偷懒不用去胡椒园做工。还有就是主日学的假期圣经班,它对我而言可是最好玩的,有故事听,可以交到新朋友,玩游戏还有食物吃……真是快乐无比!从小我就开始背诵很多(对那时的我而言算多了)圣经古诗(诗篇、箴言)和学习唱主日学诗歌,当然我还会背最最最最重要的使徒信经还有主祷文。但是,我在十多岁时偷了爸爸的香烟、偷钱、说谎等。偷香烟是因为好奇爸爸抽的烟怎么会从鼻孔出来;偷钱是为了要买糖果吃(因为看到同学每天都有钱买糖果吃)。我还曾经因为说谎被妈妈发现而挨打,罚站(不是那种普通的罚站,而是画一个圈圈单脚站在圈圈里面,不可以掉出去)。

20岁的我刚出来社会做工。刚刚结识的同事们热情地邀请我去唱歌、跳舞。我因为好奇那些所谓的酒吧到底是不是跟戏里面的一样,所以就答应他们的邀约,去‘见识’世界了。但我只去1,2次,因为看到那里的情景,气氛感觉上很可怕。那时的我都不觉得自己其实是在犯罪中。我偶尔有空的时候才会去教堂,要不然就是睡得很迟才醒,就没有去教堂了。有一次我在台湾做工,被一群同事带我去一个观光区(一个很出名,拜很多偶像的地方)。她们说要带我去见识一下,并且一直对我说那些偶像是很灵的。但我很坚持地说不,因为我嗅到香就会感到眩晕,想吐(我是真的会这样!)。我也知道我所信的上帝是唯一的神。但我却不敢向他们传福音,因为怕她们不再跟我做朋友。虽然如此我有叫他们去教堂,但他们都拒绝了。有时候我看到他们在拜偶像,我就会提醒自己要去崇拜。

我坚信上帝是唯一的神是因为我十七岁时看到异象。我公公是一位会友领袖。我从小会去教堂也是因为公公带我去。可好景不常在,生命总会迎来结束的一天。当医生告诉我们他只有三个月生命时,我妈妈、姐姐和我,三个人轮流晚上照顾我公公。在一个夜晚,我公公想自杀。他说他太痛苦了。他想要用头要撞睡床的柱子,却被我及时拉住,哭求他不要这样。他转向窗口大骂上帝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这世上是不是根本没有神?为什么不带他回天家?突然大风大雨雷电交加,我急忙地想要关上窗户,但我真是有心无力,关不了窗。过了5分钟,我公公突然下床,跪在地上,向着窗口承认自己的罪过,向上帝祈求原谅,怜悯他刚才所说的话。神奇的是风雨马上停了。过了三天,我公公就回天家了。从那时起,我不再怀疑这一位神,祂是独一的神,祂是可以让风雨闪电马上停止的神。尽管如此,我对我自己的行为:骂人、发脾气……这些罪还是感到无所谓。那时的我以为心里相信耶稣基督就够了。然而,有一件的事件让我真的改变了。

那时我小女儿才六个月大。在一个夜晚发高烧,看了金宝林医生,但是回到家不到半小时,她把药全部吐出来。当时的我很慌张,很着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着女儿烧红的脸孔,未干的泪痕,我突然开窗向神祷告。我向神祈求,我想要小女儿活下去,求神指示我该怎么做。感谢神,上帝垂听了我的祷告。祂叫我去保姆家拿另外一个医生的药。于是,我先生就在半夜12.30驾车去保姆家拿药。当时小女儿的嘴唇已经变成紫色了。喝了药的半个小时后,烧慢慢地退了,嘴唇也开始变红。而我先生也经历了这个奇迹。第二天我先生叫我打电话给牧师,他要和女儿一起报名上洗礼课,受洗。

过了一段时间就有成团,主日学的弟兄姐妹来探访。我因为不好意思拒绝就进了成团。当我第一次踏进成团,我感觉这是一个大家庭。弟兄姐妹都很热情,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笑容,感觉很温馨。慢慢地契友们开始把我带进主日学当主日学老师。每次看到小朋友们的天真无暇,我认为这都是神的恩赐。之后契友们又再一次鼓励我参加一些课程,如:不再一样,Alpha Marriage Course,门徒课程等等。我从中学习到自己要改变。无论是言语行为,还是待人处事都要注意;不可打断别人说话、学会聆听;要活出基督的样式。

当我们已经从每个星期一忙到星期六,为何不在星期日把一切都放下,去崇拜,敬拜神,把这段时间空出来与神亲近。出埃及记20:8“当记安息日守为圣日”。

我很感谢在神的带领和看顾之下让我们一家四口能够一起上第二本门徒-----青本。借着门徒的课程让我们能够有固定时间在一起讨论,学习跟了解神的话。我把一切荣耀都归给天上的阿爸父。

【诗篇23:6“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再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许向仁(三一堂)

我是个平凡的人, 生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我会为着父母亲的期望,努力去达成他们在我身上的目标。这无形间,塑造了我成为一个追求完全的人。但是我却有很多时候,经历莫名其妙的恐惧感。这恐惧心理,在我步入青年阶段的时候,才明白是生与死的疑惑。我总是在想同一件事:家里的长辈一个又一个离世之后,最后也轮到我,当我生命的最后一口气离开肉身之后,我就这样子结束了吗?这种对于生命的疑惑,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失,反而更加惊心动魂。为此我变得压抑,不会笑,时常会一个人思考,显得心事重重。家人在我年纪轻轻时,都是沉迷在民间宗教信仰。这自然而然的,也影响了我。然而这些民间宗教信仰的虔诚膜拜没有帮助我得到心灵的释放与平安。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时候的我,把基督教跟其他宗教归为同一类。既对我的生命思考没有帮助,还要陷入宗教禁忌的框框里头。所以我严厉的拒绝了那些基督教同学的邀请。我用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词句去拒绝他们的好意。

十八岁是我生命的转捩点。那一年的我,因为SPM国语科不及格,不能在诗巫继续念十号班。我被迫孤身一人前往古晋工艺学院继续深造。那时候的我,特别想念家人,每当夜深人静我总是特别煎熬。有一次更因为思念之情,当我听到电话里头,我心爱的弟弟病倒了,我痛哭。我崩溃了,一半是因为思乡症作祟,一半是因为弟弟是我内心最放不下的负担。人生就是这样,你越以为是个死局,没有出路时,你就越不想轻易放弃。神的救恩就这样临到我,透过一个学院生。整个过程其实很司空见惯,就好像许多人所经历的。起先是不大相信神的能力,就与神立个赌注;再来是神真的医治我弟弟;然后我就因为祂的能力,而信了祂。这几年,当我回头再想过一遍,我依然感谢祂,不因为当初的许多次拒绝,而放弃了我。反而锲而不舍的寻找着每一个可以拯救我的机会。生病是一个人的常态,思乡之病对游子亦是。但神却透过这两个最为普通的事件,而让我认识耶稣。这是我非常感恩又赞叹神的作为。我感谢神从未轻易地放弃过我。祂是那位看每个灵魂都同样宝贵的真神。

信主之后,母亲说我最大的改变就是比以前更爱笑。她喜欢看到我的笑容。这因为我不再有捆绑,我对生命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也明白生命因为有了耶稣基督而有了永生的确据。耶稣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我感谢耶稣的舍命而让我得到了永生的生命。耶稣又说“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我感谢耶稣,在我做罪人的时候,就先认识我,在十字架上拯救我。现在我因认识耶稣而欢呼!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黄成燕姐妹(三一堂)

我是从非基督徒的家庭中长大,我是无神论者的,不过我的爸爸偶尔有做什么重要的决定是会去庙里问问,拜拜求圣杯。我也从未设想过自己的宗教,更不用说是听到福音这回事。

在中学时期,周围有了基督徒的朋友。她们也有时会邀请我去参加学校的学生团契。那时我只抱着随便的态度去参加,反正也没什么想法。在学生团契里,我是个对基督教完全无知的情况,在唱诗歌,听道也是听听而已,也还没真正的知道真神的存在。那时对宗教和信仰都没法了解。我也没要信主和做什么决定。

感谢主,祂没放弃我因为我认识了信主的另一半。在拍拖的期间,也没有特别的强调我是不是一位基督徒。他对我也没有谈起关于基督,但我也不抗拒他的宗教。

在结婚之后,每个星期天跟他一起做礼拜,听道。这时我才真正的去了解耶稣基督,什么是救恩,我就决志做个基督徒,然后受洗入会。从此,我有了新生命,有盼望,在生活中有神的同在。凡是信靠祂,仰望主。不管生活上顺境或者逆境,我都把主放在心中。

感恩,我也在事奉的道路上,我已经作主日学老师十多年,我将继续为主作美好的见证。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黄燕萍姐妹 (三一堂)

从小父亲就教导我们基督教是洋人的教。他们只听得懂英语而听不懂华人的语言, 他叫我不可相信基督教。小时候在我成长的小镇上有主日学,我上主日学只是为了有礼物和好吃的糖果,并没有真正去明白老师的教导。

上了小学之后,父亲教导不可信那“洋人”的教,要不然的话就别回家。所以,每当有身边的同学要向我传福音时,都被我拒绝了。直到上了大学,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答应了一位朋友的邀请去了他的“SIB教会”。当时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们脸上那么有喜乐,大家一起唱歌,祷告,一起敬拜。给了我很多的感动。 为什么和我信奉的神(大伯公,观世音,其他神明)不同,我们拜神时都是各自进行膜拜,我烧我的香,我求我的家事,我要花钱买香,买银纸和点香油钱。可是我却终是得不到我想要的那份平安,有时我就心想是否烧的香,不够大,诚意不够,所以神明接收不到呢? 不过因为害怕父亲的责骂,去了那一次教会之后,我就没去了。

我不得不说,我们的主真的不放弃任何一只小羊。自从我去了一次SIB的教会后那福音的幼苗已在我心中慢慢的萌芽了。几年前遭遇了感情的失败,与那时相恋了三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人生真的跌下了低谷,痛苦不堪。奇妙的主做了这样的一个安排,一位中学时的同学也发生了与自己同样的遭遇, 我们彼此安慰,彼此鼓励。她是一个基督徒,于是,她便邀请我去了她的教会。我就这样信了主了,我那受伤的心,很快就复原了,我在教会里参加了团契,侍奉,认识了一群爱主的弟兄姐妹。生活才真正的得到了平安和喜乐。

之前的那段不被祝福的恋情过去了不久后神又为我预备了一个更好的爱主青年,我们相恋了一年多之后,就结婚了。神也赐下三个可爱的孩子给我们,让我们的家庭更加的圆满。

现在我很幸福, 我和我的家都会侍奉耶和华直到永远。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黄能文弟兄(三一堂)

我在1998年信主。那时我的父母亲不是基督徒,是我的太太带领我信主。我信主之后。我父母亲也跟着信主。信主后我就去参加初成。我在2007年才参加成团。信主的生命有很大的不一样。信主后会懂得控制脾气。当发脾气的时候,上帝的话会在我脑中闪过。当然不是完全一百巴仙改变,不过会懂的怎样去控制。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第一个时间要求上帝给我有智慧的去面对。上帝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我是一个商人。有一次,遇到一个土著的顾客来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个声音跟我说:卖贵点给他。不过当时这样做的时候,上帝的话责备我,心里觉得不舒服。祂说你是基督耶稣的孩子,不可以这样做,要平等的对待每个人。

我学习睡觉前与睡醒后祷告。我跟上帝说,我当天早上到晚上所作的一切事情让上帝保佑我平安无事。我在门徒课程也学习到很多。我知道怎样去看圣经,怎样去祷告。求神在我做工时充满爱心。不管环境如何要懂得依靠上帝。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黄赛娟姐妹(三一堂)

我出生于一个基督化家庭中。感谢神让我从小就有机会听到很多圣经的故事及耶稣的教导。从儿童主日学升到少年团契之后青年团契。当时,我的信仰知识丰富。但是却不能活出生命的内涵 - 没有所谓耶稣那牺牲爱的生命。脑里知道有好东西要和人分享。可是,每次要借给人东西时,特别是要借给那些我不喜欢或不懂得好好保护我东西之人时,我的心里总觉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借给那些人。总之,当时的生命高傲,自私,非常自我中心,并把安全感建立在没有永恒价值

在中学时期的一天下午,当我在做着圣经函授课程时,一题问题打入我的心。问题问着“若今天上帝要取掉您的生命,您是否有把握能进到天堂里去?”。当时不是非常肯定自己得救确据的我就照着课本里的指示认真的做认罪祷告,邀请耶稣进入我心中做我生命的主。认真接受耶稣成为我生命救主后,我求上帝赐我能力,靠着神的大能,渐渐地学习耶稣那牺牲的爱,那无条件的付出,让我活得有方向,有目标。

信主后,虽然我的生活并没有一帆风顺,然而上帝给我有刚强的心来仰望神;神的恩典丰富有余。我感到生命活得充实,有盼望,有意义。靠着主耶稣的大能,把胆怯变为刚强;从自私自利高傲的生命我渐渐学像耶稣那谦卑舍己并也学习去服侍他人的生命。虽然不完全,是一生的学习,但我感到满足,有盼望,有意义,有目标,因我知主掌管我明天并知道在我奔走天国路程时,只要是合神心意的,是神要我完成的,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做。谢谢主那无比的爱继续的激励我,赐下恩典给我,让我永不放弃地继续奔走前面的路,一直到在天国与主耶稣相遇的日子。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黄静明姐妹(三一堂)

我来自一个华人保守传统的家庭。母亲更是一个保守传统的家庭主妇,所以信主和基督徒这些事情她更是想都没想过的事。

因为我是早产儿,母亲是受了很多的苦才生下的我。所以小时候的我就体弱多病。母亲就会常常带着我到不同的庙里,拜不同的“神”。希望神明保佑我健康长大。她的想法就是拜得多就会有神明的保佑。还小的时候我就只感到黑暗和害怕。对着那些阴气很重的环境,心情是非常抑郁。年纪渐长之后,我更是非常的反感这些地方,更是常常的问自己为何我对所谓的“神明”产生的只有恐惧?为何所谓“死后:的极乐世界都要靠着本身的修为去”做到”?而那些有或无法做到的又将如何呢?是不是就没有了希望呢?死都不安宁?这些的问题我都不敢提出来,只放在心里也从不对母亲提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就感觉好像人生都跳不出这样的结局,恶性的循环。这个世界已经够苦了,死后的世界更是让我感到可怕和失望。但这些种种我的母亲都一无所知,总以为我是“新新人类”不信鬼神之说,所以不信,也不爱拜。

后来,真正把福音的种子撒在我心是我中学的一位朋友。她就坐在我的后座,常常带着吉他到学校或是课外活动时就会有意无意的教我唱诗歌。第一本圣经是她送我的;第一次去教会也是她带着;第一次看圣经也是她教会我的。她每一次去教会练唱,因为她是赞美团的成员之一。所以她也会带上我,让我跟着她。

当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这位神好厉害也好有爱,作基督徒好幸福哦!总之基督徒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特别的优秀。这是当时的感受。后来因为母亲极力的反对让我无法洗礼,母亲也断绝我跟她的来往。当时我没坚持下来,但福音的种子已经撒在我的心了等着适当的时候开花结果。

一直到2004年,我先生的一位朋友不停的把福音传给我的先生。突然就有一天我的先生要我陪他一起去教会,我呆了好一会。那真的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先生的性格是非常固执的一个人,能够让他开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完全没有考虑就一口答应,之后,我们一起上洗礼班。同年的十月我们终于一起洗礼成为基督徒。

回想这些过程,我真的感恩神真的一路的在预备着我。中学时我没洗礼,但我从同学的身上了解到了上帝的爱,接触圣经和教会的生活。若干年后,我可以在这些事情上帮助我的先生。我能够教他如何读经,如何的祷告,我也从我先生的身上看到了神经上说的‘你们要像孩子一样单纯’。他真的从信主的那一天开始就对主忠心,信任。在他的信念里只要是神的话他就听和顺从。


我的个人信主得救见证

張春梅

誻上十字架的道路,虽然曲折难行,但不后悔,也不后退。总要刚强,和喜樂。要坚持,有自信,往前走,莫停留;屈指一算,信主已十多年了,每时每刻都有主相伴随。每天早晨起身祷告,看圣经,唱诗歌,时间就很容易过。吃什么,喝什么,倒是无所谓;与主說話才是大喜樂,真平安。

无论在教会或团契的大家庭里,我都充满着喜乐。与弟兄姐妹無所不談,互相了解,好开心啊!感谢主不轻看我这把年纪,我也樂意跟随主,一直到我欢喜见主面。謝謝主的爱,主真好爱我。

我自认没有讀过多少书,字也不識几个,但主从没有轻看我,让我有机会读圣经,学更多词句并有机会写见证。感谢主的恩待,也謝謝主内的弟兄姐妹給我学習的机会。謝謝你们,愿主賜福大家都平安喜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