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会祷告事项
prayer points chn
主日崇拜秩序单
SundayWorshipBulletins chn

钱彩缤的见证

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搬家都是我们家的家常饭。每次搬家隔壁都会问我们的信仰。第一次搬家,隔壁家是拜神的,所以我们家的信仰就是拜神。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敬虔的教徒,常常逼我和我姐在神明面前供献舞,打木鱼和念佛经。这种生活使我过的很没有平安。每一次,初一和十五家里都会摆设筵席,跳童。心中不是滋味,常常发恶梦。但妈妈灌输这个概念给我们就是要努力,忠心的待它,它就会保护我们一家人都有平安。日子久了,这思想成为我的依赖。这个依赖陪伴我长达五年之久。
又一次我们被屋主赶,使我们又逼搬家。后来搬到一所布道处的隔壁。因父母常常忙碌工作,周末都到亲戚朋友家赌博,没空理我们。没事做的我每个星期日下午都往隔壁跑,因为那里有东西吃,有故事听。渐渐的心中充满平安与喜乐,内心深处感觉很温馨。这种生活又长达另一个五年。
进入少年时期,家里经济有好转,终于买下一间与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再也不用提心掉胆的害怕什么时候又被屋主赶出去。渐渐的在少年时期我还是会坚持去教堂,风雨无阻。1997年,我参加真理班(受洗班),在1998年受洗。受洗的那段时间我的生命遇到了瓶颈。母亲大力反对,她的忠告是叫我们信信就好,不要太认真。我不管,就坚持自己的信仰,后来中学,毕业以后,自己一个人来到古晋这个陌生地方求学。透过堂哥(理峰)的介绍,才来到三一堂。
2005年开始对自己信仰更坚定,参加教会服侍,去妇女会,上门徒课来让自己更加的认识神。上完三年的门徒,我再次被神呼招去宣教工场服侍。2008年在宣教工场经历了神的神迹奇事,与神有更加的亲密关系。在工场上,也有很多人不是善男信女,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离了主我们什么都不能作。紧紧的抓住神,一刻都不可偏离。回国以后,一切事都打回原形。固定的过上班的生活,侍奉,崇拜。
回国到如今已经是十年了,可我已经沉睡了十年,除了固定的去教堂,崇拜,侍奉,这一切都是麻木的在做。没有上课,因为我已经把那恶者当成我的“父亲”--撒旦。我真是愚昧到了一个地步,既然把那全能者耶稣基督视为无有。躲避他的监察,硬着颈项,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的身体,苟活在这世界上。神期待我回转,等待我哪天恢复记忆,知道我本是属神的。不知什么时候我迷失了方向,迷路在路途中,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心中已经有了这个“恶父亲”-撒旦。
著名神学家 马丁路德,曾经在面对教会的压力,群众的非议和指责,陷入迷惘之中。他说:“不是我的神死了,而是我的信心死了。”但我确信我的神会寻回我的心,我的灵,并供给我水和食物;让我苏醒过来时,不再渴,不再饿。祂就在我身边等候,等待我回来。倘若我没有这种积极期待的心态,我就会失去许多认识神的机会。我不再因神不听我的呼求而看不起自己。我要调整自己,让生命充满盼望,信心和对神的倚靠。改变心态,神会开始启示我当行的路,以致我能更认识祂。
阿们!
钱彩缤